主页 > 分类频道 >年轻人真的讨厌文言文?─从别让胜文不开心改编风气谈起 >

年轻人真的讨厌文言文?─从别让胜文不开心改编风气谈起

2020-07-08 责任编辑:

近来盛传一句名言「别让胜文不开心」,不论是否出于连方瑀女士的口中,这句话已然定型为某种流行符码,植立于近期社会里。有趣的是,网路bbs看板出现大量以此七字作为藏头的创作,体裁横亘古今韵散,内容专门影射时事,呈现时下特有的创作模式,并获得大量迴响。这启发我反思,为何大众一面举着反古的旗帜,一面又热衷讚扬改编的古文诗词呢?除了新奇、好玩之外,应有其余古文特有的吸引力,否则无法引起如此风潮。

年轻人真的讨厌文言文?─从别让胜文不开心改编风气谈起

首先可以发现,改编古体的作品超过百人回应者有八篇,改编现代散文的仅有一篇〈背影〉达标,这种强烈对比说明在改编的前提下,时人对文言文的爱好程度远大于白话文,细索其因,或与「藏头」新颖技巧有关。在古典诗特有字、句数限制下,改编者可利用各句首字暗埋藏头字,可是白话文的新诗因创作空间太大,激发不了藏头的特殊韵味,只能融铸与时事有关的题材于内容中,便显得较为单调乏味。

两种创作进路之异透露在改编创作里,文言文因较难把握语言词彙故喜用藏头字,捨弃整体语境氛围;而白话文则因创作相形容易,故力求融会各种题材于一篇文中。

此外,古文中又可再稍加区分,如宋词在本次的改编风气中获得最多好评,而古诗(兼含古体、近体)则创作数量最多,这意味古典韵文受到年轻人的爱戴,并实际转化为创作的动力,刺激他们练习用古文针砭时政。相对而言,古典散文则乏人问津,连回应人数也寥寥无几。从韵散的选择及喜爱程度,不难窥知诗体的独特韵律、结构强烈吸引现代青年族群的目光,而语句次序变化幅度大的古文却难有改良空间,遂失去大众支持。

只是我们可以再想想,如果排除掉改编的前提,时下青年有可能欣赏文言文吗?答案恐怕是否定的。近来医学系废除指考採计国文的讨论声浪不绝于耳,连同古文移出国高中课本内的批评声音亦此起彼落,让人不禁疑问,年轻人们,你们讨厌的是「课本里的文言文」,还是「老师教的文言文呢?」,或者如同某位朋友跟我说的,他们觉得学这幺多的文言文,只是「应付考试的文言文」。

其实这三个问题皆流于同一脉络──读文言文让人感到无聊、没用。诚如现行考试的引导,国高中的文言文教育通常流于句读、饾酊之学,虽然了解古代文化是阅读文学的敲门砖,但一味地背诵国学常识反而堕于空泛。在不违背大环境的限制下,何不转个方向?重新寻找既能应付考试,又能顾及教学的教学方案。

揆诸前几段的分析结果,如果善用特定题材或是技巧、手法,便可消解青年与古文间的隔阂,甚至可以利用这种特有的隔阂反向刺激他们求知的慾望,如在改编宋词一文的回应里,有不少人希望作者解释其中运用之典故及赏析,可见若能善加利用时下的流行符码为基壤,便可让生硬苦涩的国文教学注入活水,连带化消青年对文言文的反感。

因此就我观点来看,文言文确实有其特有之魅力韵味,只是在现今的教学体制下,被削足适履为应付考试的背诵资料,丧失原有文化的美感;但当我们放下传统教学方法,用一种新的角度诠释文言文的话,或许就会发现原来它并非想像般的无趣,反而乐趣横生,只是我们之前都走错路而找不到它的真正风貌。

年轻人真的讨厌文言文?─从别让胜文不开心改编风气谈起

年轻人真的讨厌文言文?─从别让胜文不开心改编风气谈起

相关阅读